? 632.第三卷【皇后师娘】第200章【千金】-娇娇师娘 bte365平台怎么样_bte365网站信得过吗_bte365是那个博彩公司

娇娇师娘

632.第三卷【皇后师娘】第200章【千金】

住家野狼2016-9-16 3:3: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[第2章??第一卷]

????第635节??第三卷【皇后师娘】第200章【千金】

????“一介纨绔子弟,辱没了林小姐的法眼。”凌峰谦虚地说道:“只是在下虽然有投效国家之心,却苦于不会诗词文采,却投效无门啊。”

????林蝶儿闻得凌峰这一句话,脸上顿时露出了无限的惆怅。叹气道:“诗词才华再出众,能治理好国家么?十年苦读的学子,却又学了多少真正实用的东西呢?”

????凌峰愕然,想不到这林蝶儿的理念竟然这么先进?读书人最怕的是迂腐,但是这个林蝶儿精通四书五经,却一点都不迂腐,实属难得。

????“林小姐,那按照你的意思?该学什么,才能好好管理国家呢?”凌峰询问道。

????林蝶儿又回复到了常态,低头轻声道:“小女子只是一派胡言,公子海涵。”

????任凭凌峰再怎么问,她都是不肯再说了。她的这番言论,就算是一介男子说出口,恐怕也会引起轩然大波。她只是一个女子,若是真正宣扬这种道理,恐怕会被当今世俗所不能容纳。怪不得,她神情有些忧郁,却又不肯说出来。难道,她真的也是个胸怀天下的奇女子么?

????“以林小姐的才学,应该去参加皇太后举办的女科举考试才对!”凌峰说道。

????“这个女科举其实我们家小姐……”玉儿正想说的时候,林蝶儿出声喝住了她。“玉儿,不许胡说!”

????玉儿这才低下头来,不再吭声。

????凌峰见林蝶儿有点生气,也就不再追问这件事情。

????此时,各种饭菜都已经上了来。凌峰和李程一人要了一壶酒,对饮起来。岂料,玉儿这丫头,却嘟着嘴道:“就你们男人能喝酒?”

????凌峰和李程面面相觑,只好又给她也点了一壶酒。这只是一个很平衬酒楼,所出的菜肴和酒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,比之宫廷御厨,差之不知道多少个等级。不过,这种轻松的环境,没多会酒行就全部出来了。

????“今朝有酒今朝醉。”喝到兴头上时,凌峰忍不住喝道:“真所谓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……”

????霎时。林蝶儿的眼睛亮了起来,莫名地望着凌峰,神采连连。

????“公子,你喝醉了吗?”李程生怕皇帝喝醉了会耽误回宫就麻烦了。

????凌峰微笑的道:“我又怎么可能喝醉,不如我给你们唱一首如何?”

????“好啊!”那玉儿充满兴奋的说道。

????凌峰清了清嗓子,唱道:“翩翩一叶孤舟,载不动许多愁,双肩扛起的,是数不尽的忧;给我一杯酒,喝尽人间愁,喝尽千古曾经的承诺;美人如此多娇,英雄自古,纷纷扰扰只为红颜半点羞,给我一杯酒,烽火几时休,喝完这杯一切再从头……”

????“公子的歌,似乎充满了江湖情怀,却又满怀深情的气息,乍听似乎颇觉震耳,然而细细品味之下,却又能让人心生彭湃之感。”林蝶儿低头沉思了一番,又说道:“公子还能再唱一遍么?”

????凌峰见佳人喜欢,也不推辞,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,扯开喉咙唱道:“江山仍在,人难依旧;滚滚黄沙掩去多少少年头,悲欢是非成败,转眼成空,涛涛江河汹涌,淘尽男儿梦,曾经海阔天空,昂首莫回头,痴笑轻狂,任我潇洒少年游,江湖路、路难走,儿女情、情难求,风花雪月只是拂袖在身后,给我一杯酒,点滴心中留,若是有缘他日再相逢……”

????这一次,每个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,尤其是林蝶儿,目光中异彩连连,似乎对这首歌曲十分的喜欢。

????一曲歌毕。李程率先喝彩道:“爷,唱得好,我也被感染得血脉沸腾起来。好一句经海阔天空,昂首莫回头,痴笑轻狂,任我潇洒少年游!”说着,自己连连喝了三杯酒,才止住。

????“想不到你这个登徒子,唱歌还是满不错的。”玉儿也是娇笑不已道:“确实有那么一股子味道。”

????“公子这歌,似乎能将胸中的积郁之气,全都散发出来。”林蝶儿对凌峰的脸色好看了不少。适才李程对掌柜那粗鲁的态度,似乎也不计较了。

????由于凌峰了这首歌,自然不肯吃亏。遂叫嚣着要让李程也唱一首,这李程顿时面若苦瓜,尴尬异忱:“爷,李程可不会唱。”

????“不会唱学狗叫也可以。”几杯黄汤下肚,全身发热了起来,思维了随之兴奋无比。

????“好好,学狗叫也行。”玉儿鼓掌,蹦跳着拍掌。

????林蝶儿却为他解围道:“这位李公子似乎腰佩长刀,不若表演一套功夫如何?”

????李程恍然所悟,大喜道:“多谢林小姐。”说着,兴奋地解下腰中配刀,当场舞了一场罗汉刀法,法刚劲威猛,气势端得非凡。这李程的功夫,似乎又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
????刀法表演后,众人也随之喝采。只有那玉儿,有些不情愿道:“小姐,您干什么提醒他呀?让他学狗叫多好啊?”

????“玉儿妹妹,现在应该论到你了。你是舞刀弄枪呢?还是唱歌?或者是学狗叫?”凌峰嘿嘿贼笑道。

????玉儿顿时语塞,愕然道:“我也要表演么?我只是个丫头,洗衣做饭,伺候人我会。让我唱歌什么的,哪里会啊?”

????“嘿嘿,狗叫总会学吧?”李程报复性质地望着她,一脸严肃的模样。

????“小姐,他们欺负我。”玉儿向林蝶儿撒娇道。

????“叫你不要幸灾乐祸,现在轮到你倒霉了,没有人帮你说话了吧?”林蝶儿淡淡的说道:“你就随便表演一个吧。”

????“既然玉儿妹妹不善歌舞,也不懂武功。那我随便出个题目给玉儿妹妹做,就算行了。”凌峰劝解道:“李程,人家姑娘家,你就别如此较真了。”

????“还是凌公子好。”玉儿欣喜道:“什么题目,先说来听听。”

????凌峰伸出一只手,五指张开道:“这题目,是测试一下你的记忆力。这手指头,代表张。这代表王,这代表赵,这代表李,这代表凌。都记住么?”

????玉儿想了一下,随即点头道:“记住了。”

????“好的,这根手指头,是什么?”凌峰指着尾指道。

????“代表凌。”

????“非常好。那这个呢?”

????“赵。”

????“那这个呢。”

????“张。”

????“很好,你很聪明,再来一次。这根呢?”凌峰一本正经道。

????“王。”

????“你说什么?我没有听清楚。”凌峰装着没有听清楚道。

????“王。”

????“再说一变。”

????“王,王,王。”玉儿连说了几遍,气鼓鼓道:“你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啊?”

????她家小姐,已经反应了过来,忽而掩嘴笑了起来。李程也似想到了,迅即大声哈哈笑起。

????那玉儿一愕然,自己想了一下,迅即俏脸通红:“好哇,原来你是……。”说着,扑到林蝶儿的怀里,埋着头不出来:“小姐,他好坏。”

????“玉儿妹妹的狗叫,学得真是精彩。”凌峰淡淡地笑了起来:“莫怪莫怪,在下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。”

????李程自然知晓凌峰的意思,便轻咳两声道:“接下来应该是林小姐表演节目了吧?”

????凌峰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一眼那林蝶儿。只觉得她平静的没有一丝反应,淡然道:“小女子,也不会唱歌,也不会跳舞,也不会舞剑,更不用弄刀。唯有学几句狗叫,以娱各位了。”

????“小姐,你怎么可以?”玉儿当场便蹦跳起来,一脸惊讶道。

????“汪,汪,汪。”那林蝶儿,面色平淡地说道:“好了,我的表演已经完成了。”

????凌峰也愕然,想不到她的心境,是如此地开阔不凡。心中对她暗暗佩服起来。

????……

????凌峰心想,也只有林振亮那样迂腐正真的人,才会教得出如此女儿啊!

????“凌公子,天色已经很晚了。小女子这就告退了。”林蝶儿起身,对凌峰微微一笑,欠身道:“凌公子能够找到报效朝廷的门路,不要拘泥于春闱一事。”

????玉儿也起身,神色有些黯然道:“凌公子,李公子,玉儿也走了。”

????“林小姐,如此佳节美景,就此匆匆错过,岂不是可惜?”凌峰也站起身来,朗声道:“在文德桥下放花灯,也是一件美事,不可错过。”

????“对啊,小姐,我们还没有放花灯呢。据说啊,放一盏花灯,许一个愿望,会特别灵验呢。”玉儿听到我如此说,急忙帮腔道,估计她自己,对放花灯也是非常感兴趣吧。

????林蝶儿轻轻想了一下,便答应了下来:“好吧,不过放完花灯,就要回去了。今日是新年第一天,就依你一次吧。”

????“谢谢小姐。”玉儿眉飞色舞道:“我要放两个花灯,这样就能实现两个愿望了。”

????众人离开酒楼后,便径直去往文德桥,天色已经有些晚了。然而周围还是一片的通明,各种各样的花灯,都被挂在了檐上,树枝上。更有甚者,弄了几个孔明灯,点燃底下的蜡烛后,让其泱泱升空。一路五彩缤纷,甚是有喜庆气氛。

????行至文德桥后,李程先去买了几盏花灯,交给了两女,显然放花灯这种事情,凌峰和李程是干不出来的。好像确实没有几个大男人,会去放花灯的。凌峰他们只是尾随着林蝶儿她们,来到了桥下河滩边上。

????此时,河里已经飘上了成千展花灯了,随着波浪,缓缓飘向远处。没一个花灯,都代表着一个愿望吧。这里面,究竟有多少个女孩子的愿望,会实现呢?

????玉儿找人借来笔,与林蝶儿俩人,躲到了一边,在花灯上刷刷的写上了愿望。旋即点燃中间的蜡烛后,便放到了河里。

????恰好一个小波浪打了过来,花灯随着波浪,缓缓地往中间飘荡而去。

????凌峰和李程交换了个眼色,李程投来一个放心吧的眼神。原来凌峰让李程去买花灯的时侯,就已经做下了暗记。过得一会,自然会有御前侍卫,将她们的花灯打捞上来,让凌峰看看究竟是什么愿望?不得不承认,这个林蝶儿,确实将凌峰的好奇心,全部吊出来了。

????不久之后,当那花灯消失在茫茫花灯群中后。两女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岸边。

????“凌公子,李公子。小女子真的要告退了。”林蝶儿缓缓说道,脸色有些潮红,似乎刚才那放花灯之举,对她也是蛮有触动的。

????“林小姐,既然如此,我也不便强留了,但愿后会有期。”凌峰轻轻笑了一下,却暗地里对李程使了个手势。

????“但愿吧。”那林小姐欠了欠身,准备转身离开。

????李程收到凌峰的手势,迅即用担心的语气说道:“爷,我从衙门那边听说,最近京城治安不是很太平。前些日子,已经有两个妙龄少女,在夜间行路时,被先奸后杀了。那魔到现在还没有被抓到。”

????“李程,你是说真的?”凌峰大声惊讶地说道:“那林小姐她们这样回去,不是太过于握了?”

????“小姐,我怕。”玉儿被我们一唱一和,说的有些心虚了起来,拉着林蝶儿的手不放。

????林蝶儿却神色坦然道:“玉儿莫怕,我们跟随着人流走,就没关系了。”

????“林小姐,在下是越想越不放心。”凌峰眉头皱着,颇为忧虑道:“是在下害得小姐晚归的,若是万一小姐你出了什么事情,我心里会内疚一辈子的。”

????“公子无须多言。”林蝶儿淡然地往了我一眼,轻轻一笑,似是已经看穿了凌峰的用心:“公子既然有此心意,奴家在此谢过了。”

????这林蝶儿,开始对凌峰自称奴家了。虽然还是有些陌生的称呼,但是比那自称小女子,要亲切上不少了。心中微微喜道。

????凌峰和李程,一路保护着两女往太平街走去。说说笑笑,好不热闹。只是这林蝶儿,性格委实沉稳,凌峰每讲一个笑话,她都会微微一笑,颔首一下。不像那个玉儿,经常笑得前仰后翻。

????凌峰故意讲了两个冷笑话,发觉那玉儿倒是不笑了。然而那林蝶儿,却仍旧浅浅笑着。不愧是林振亮的女儿,沉稳地可怕。

????一路来到太平街,林蝶儿止姿步伐,淡淡道:“公子请回吧,在这里已经非常安全了。”

????这倒是说的是实话,在这条大街上,大多住的是朝廷官员。守卫比别处森严了许多,没有几个小毛贼,敢在这里撒野的。

????“对了,公子是否认得家父?”那林蝶儿突然开口问道。

????她怎么会突然开口这么问?不过,凌峰迅即撒谎道:“不知林小姐父亲是?”

????“家父宰相林振亮。”林蝶儿说着,对凌峰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,轻声道:“公子,奴家走了。”说着,携着玉儿,缓缓离去。

????凌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疑惑道:“李程,她怎么会突然问这一句?”

????李程也是摸不着头脑:“按理说,这林蝶儿不像是个喜欢抬出家庭背景出来炫耀的女子啊?”

????对了。凌峰一拍脑袋,汗颜道:“我们都没有问她们住哪里,就直接带她们来太平街了。呵呵,估计她心中定在怀疑,我们是不是故意接近她的。她刚才这么说,摆明了是告诉我们,她已经看透了我们的用心,别演戏了。”

????“这林蝶儿,真和林振亮有些相像啊。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”李程也有同感的说道。

????“管她,反正从那花灯上,就可以看出她心中的了。”凌峰一弹手指头,嘿嘿笑道:“真是期待,像她那种特别的女子,会有什么样的愿望呢?”

????李程会意,立即往暗处走去。不多会儿,便兴冲冲的来到了凌峰的面前,将几张叠好的纸张送到凌峰面前:“爷,这就是从那几个花灯里找出来的。”

????凌峰结过手来,先打开一张看了一眼:“我的第二个愿望是,今年会发大财,赚很多很多的钱,用银子打造一张床,可以整天在上面睡觉。”

????凌峰顿时愕然,汗。这一定是玉儿那丫头的愿望。

????再打开一张:“我的第一个愿望是小姐平平安安,不要有什么灾难才好,保佑她可以实现她的愿望。”

????这应该还是玉儿那丫头的愿望。

????再打开一张,从字迹上来看,这应该是那林蝶儿的笔迹:“辛苦你了,凌公子,半夜三更的,还派人打捞花灯。”

????凌峰顿时愣在了那里,这林蝶儿也太厉害了吧?竟然能够猜到在自己会去把她的花灯捞上来?

????急忙再打开最后一张,上面写道:“凌公子,从你的歌声中可以听出,你是一个拥有远大理想的人,若你能投效国家,真正的为民做事。若有什么难处,可以去找我父林振亮,他一定会给你帮助的。顺便说一句,你的歌词不错,但是嗓音需要练习。林蝶儿,留。”

????呼。这林蝶儿,真是每每出乎凌峰的意料啊。不过,从她语气中看出来,她还是满欣赏自己的。

????“皇上,夜已经深了,该回宫了吧?”李程见我不说话,小心翼翼的提醒道。

????凌峰望着远处天空中炸开的烟花,良久之后,才叹声道:“回宫吧,皇后她们也等得焦急了。”

????尽管说是回宫,但是凌峰的心思已经全部定在了林蝶儿的身上了!

????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【《与爱同行》◎面包出品敬请期待◎】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????PS:订阅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!也是更新的最大原动力!!

?...??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