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545.第三卷【皇后师娘】第115章【决战】-娇娇师娘 bte365平台怎么样_bte365网站信得过吗_bte365是那个博彩公司

娇娇师娘

545.第三卷【皇后师娘】第115章【决战】

住家野狼2016-9-16 2:26: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[第2章??第一卷]

????第548节??第三卷【皇后师娘】第115章【决战】

????凌峰坚定站在南宁城墙之上,目视着正南方向。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熠熠生辉。

????荒野之上,苏琥率领的先锋军与前来的安南大军相互对峙,战场上风声呼啸,一片萧杀情状。

????在战场中央,苏琥骑着一匹火红色的战马,孤身勒马而立,手提一柄沉重锋利的大刀,头戴战盔,身披金色战甲,在太阳的照耀下,闪闪放射着金光。一股凝重暴烈的杀气,自他身上散发出来,让对面的贼兵,俱都看得惊怕不已。

????在苏琥身后数十步外,一员银盔银甲的小将勒马挺枪,正在命令身边上百士卒大声呼喊,辱骂前方的贼将胡季,逼他快点出战,不要在众军面前做出胆小如鼠的模样。

????苏琥不愧是一名虎将,面对将近自己十倍的安南军队,居然毫不紧张,甚至充满自信。

????正在挨骂的胡季,此时骑着战马,率军立于自己营前,面色铁青,又恨又怒地瞪着前方的苏琥,转头向手下问道:“阮霸是死在谁的手里的?”

????胡季手下一个将领,名唤阮天赐的,揪过上次大战后逃回的败兵,大声追问。那些败兵都用手指着苏琥,答道:“就是他!”

????胡季冷冷哼了一声,怒道:“阮霸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怎么会死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!来人,去把那个小子给我抓来杀了!”

????身边一员武将,拍马上前,躬身道:“将军,末将愿出战,杀了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献与元帅!”

????胡季转头一看,见是自己的心腹爱将张冲,笑道:“亏你有心,去吧,记住,要一战功成!”

????在胡季身边,阮天赐忍不住大笑道:“张冲,我听说南宁城里美女如云,那个陈天华的老婆都在城内呢,你杀了苏琥,我们就一起冲进城去享受美女!”

????“不错,我听说那个陈天华娶了三十多个妻室呢!!”

????“很多还是大明朝的贵族千金……”

????旁边的贼将们一阵大笑,都在污言秽语,辱及陈天华的遗孀,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如果逮到陈天华的遗孀,大家该怎么一个轮法。

????胡季和这些部下相处,倒也没什么架子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插口说些笑话,也算得上是与众同乐。苏琥离得远,还未曾听见,不然一早拍马杀到。

????虽然苏琥没听到,但是矗立在城墙之上的凌峰可是听得一清二楚,心中无比愤怒,如果不是鉴于身份特殊,只怕他已经将这一群安南士兵杀得片甲不留。

????此时,张冲拍马出阵,手执一杆沉重的狼牙棒,挥棒指向苏琥,喝道:“苏琥,今天看大爷我怎样取你狗命!”

????“安南小贼,休得张狂!!”苏琥拍马而出,挥刀直取张冲,便要斩了这胆敢口舌轻薄的恶徒,战马未曾赶到张冲面前,便听弓弦响起,张冲一声惨叫,翻身落马,一头撞落尘埃,挣扎惨嚎,胸前却有一枝雕翎探出,箭尖深达肺腑,已是致命之伤。

????苏琥回过头,只见城墙之上,凌峰手持弓箭,傲然而立。这张冲距离凌峰,至少也有四五里之遥,凌峰居然可以在这么远的距离射杀张冲,怎么不令人感到吃惊。

????“犯我大明者,虽远必诛!”凌峰一声号令,同时道:“苏琥,你给朕狠狠杀这群贼子!”

????苏琥知道是皇上气不过安南贼将,也是为了打击安南军的士气,所以才发箭射杀了张冲。虽然看张冲已倒在马下,可是未曾亲手杀了这恶徒,苏琥还是心中郁闷。若非射杀张冲的是皇上,苏琥肯定要跟射杀张冲的战友对骂一轮!

????大明的将士见凌峰如此了得,不由一阵欢呼,简直把凌峰当作天神一般看待,欢呼响彻云霄!

????那一边,胡季看得大惊,这个时候才知道大明朝的皇帝已经御驾亲征到了南宁,当即骚动不已!胡季的部下将士已经大声鼓噪,痛斥大明天子行事鬼祟,偷鸡摸狗,大骂凌峰不该暗箭伤人,非是王者风范。

????这时候,苏琥挥手示意,要其他人退后,不要再插手自己与敌将的单挑,免得打扰自己杀敌的兴致。大明士兵见帅令已下,不敢违背,纷纷退后开来。

????胡季听着远处传来的辱骂之声,果然气得火星乱冒,当场便要拍马冲出,与苏琥拼命。旁边阮天赐却拦住他,大声道:“割鸡焉用牛刀!元帅暂且冷眼旁观,待末将去抓了那小子!”

????阮天赐挥动一根熟铜棍,催马冲出,指着苏琥大叫道:“臭小子,可敢明刀明枪地与大爷斗上一场么?”

????苏琥却早就急得手痒,拍马冲到他面前,挥刀便斩。阮天赐慌忙举棍挡开,只听轰然大响,两膀被震得一阵麻木,心中暗惊道:“这小子果然不是好对付了,小小年纪,怎么这么大力气!”

????再看苏琥手中大刀,却是刀身沉厚,看起来何止四五十斤,让阮天赐不由悚惊。

????两军阵前,哪容分心,苏琥大声娇叱,挥动大刀狂劈而来,一股淩冽刀气,扑面劈向阮天赐。

????阮天赐举棍抵挡,二马盘旋,与苏琥厮杀在一起。

????苏琥家学渊源,刀法精熟,再配上他苦练多年练出来的强大力量,一柄大刀围着阮天赐上下翻飞,寒光闪闪,顿时便将他卷在当中。

????几个回合之后,阮天赐渐渐有些气喘,被苏琥瞅个破绽,狠狠一刀劈来,阮天赐不及抵挡,大叫一声,便被砍于马下,甲胄裂开,鲜血迸流,倒在地上,只有出气,没有进气了。

????在大明军队中,欢声雷动。自有小校快步跑过去,割了阮天赐的首级,提回去高高挂在竹竿上,向南面的安南军示威。

????安南军中,将士们目瞪口呆,人人面如死灰。两个有名的将领,甫一出战,便接连被杀当场,可谓出师不利。敌方如此勇猛,让本军如何再战下去?

????胡季面色铁青,咬牙向旁边看去,见士气已然低落,若不能赢上一场,只怕此战不利。

????远远听得对面喊声传来,尽是辱骂胡季胆小无能,只会派手下来送死,却不敢与这边的苏琥将军亲自决一死战。如此无能之辈,怎么有资格做军队的统帅?士兵们跟着他,只怕终究是难免死路一条。

????胡季被骂得七窍生烟,看看部下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武将,只得自己拍马出战,心中暗道:“阮天赐一定是不小心失手,这小子虽然刀法不错,终究是年轻人,连战两场,定然气力不足。只要我能抓到他,还怕他手下不军心大乱么?”

????胡季拍马来到两军阵前,看着面前挺刀立马的苏琥,心中不免愤慨。

????苏琥凝视敌将,眼中杀气闪烁,淡然道:“来将通名,吾手下不死无名之辈!”

????胡季在恼怒之余,胡季一摆手中三股托天叉,大笑道:“我乃是安南军北征一路元帅,胡季便是!你这等乳臭未干的小子,还是尽快降来,免得受断头之苦!”他这么说,是存心激怒苏琥,好让他心浮气躁之下,刀法露出破绽。

????这一语出口,果然让苏琥勃然大怒,满脸通红,大怒道:“匹夫,吃我一刀!”

????大刀迎面劈来,声势如雷,刀势淩厉至极。

????胡季吃了一惊,不敢怠慢,慌忙举叉用力挡架,只得当啷一阵大响,叉上铜环,剧烈震动,胡季两臂也被震得发麻,心中也不由大惊。

????苏琥狂怒之中,刀法奋力挥开,但见白刃森森,漫天挥舞,卷起狂风阵阵,将胡季卷入其中。

????胡季大惊失色,一边拼命抵挡苏琥如潮的攻势,一边暗自惊骇道:“怎么有这么厉害的人!只怕安南军中第一高手梵天亲自来了,也不是他的敌手!”

????狂风涌起,风沙漫漫。

????在满目黄沙之中,两员大将各使出浑身解数,在战场中央奋力厮杀,暴喝娇叱之声,兵刃撞击轰响,尽皆响彻全场,那精妙的招数,狂暴的气势,让两边将士看得目瞪口呆。

????战场之中,两员大将猛烈拼杀,渐渐分出了高下。苏琥力气既大,招数亦是老父亲授,精妙非常,又在大怒中使出,威力之大,震天撼地,让胡季渐渐难以抵挡,只叫得一声苦,心下震惊恐惧,难以言谕。

????突然间,苏琥在狂怒中挥刀击落,终于在左路露出一个破绽。胡季喜出望外,挥叉挡开,用尽力气,举叉向苏琥左胁刺去。他已经不再想着生擒苏琥,只望能击败他,不至死在他手里,已经是叨天之幸了。

????就在这一刹那,胡季的眼中,忽然看到苏琥那的面庞上,出现了一丝讥诮的冷笑!

????火红战马狂奔向前,轻松地躲开了胡季这志在必得的全力一击。

????苏琥眼中杀机陡现,举起大刀,狂劈而下,那狂暴的刀气,让胡季背上不由迅速感到一股森寒之气,狂涌而来。

????胡季的钢叉,刚刺了一个空,正在拼命收回来挡住那夺命的大刀,锋利的刀刃却已经劈到了背上,霎时便将他斜肩带臂,狠狠劈开,半边身子从马上落了下来,跌落尘埃。

????胡季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,便身首两分,死于马下。胯下战马也被刀锋扫到,痛嘶一声,大步奔逃,带着他血淋淋的半截身子,落荒逃去了。

????看着主帅惨死在战场中央的模样,安南军兵,俱都吓得浑身战抖,远远望向战场中那苏琥那英俊威武,威风凛凛的身影,眼光中也都充满了惊疑恐惧。

????苏琥沐浴在阳光之下,浑身金光灿烂,仿若战神一般,挥动着鲜血淋漓的大刀,放声断喝道:“胡季已死,尔等还有谁敢上来交战!”

????这一声清厉的吼声,自安南军头顶隆隆而过,看着以骁勇着称的统帅被当场斩杀,贼军人人面如死灰,再无战心。

????凌峰在城墙之上看的清楚,见敌军已呈败象,举枪大吼道:“全军围歼!多斩几个贼兵,立功报国!”

????埋伏在东西两边的大明军队,及张辅的中军,一起杀出,将胡季五万大军包围在其中,苏琥更是一马当先,拍马狂驰而出。后面各营将领,也不肯怠慢,纷纷率军突出,大军如潮水般,向对面的敌军掩杀过去。

????狂猛呼啸而去的大明朝廷大军,如巨涛拍岸,迅速将敌军的防线冲垮。虽然有贼将率亲军死战,终究还是挡不住一的猛烈攻势,纷纷被斩杀当场,五万贼兵,四散奔逃,大多还是跪地投降,做了俘虏。

????在大军的后方,张辅居中调度,井井有条。在他的分派下,旗号招展,各支军队的将领看着打出的旗号,分进合击,四面追杀堵截安南大军,让逃去的敌军士兵数量,降到了最低。

????眼看着敌军已然全军覆没,城墙之上中央指挥若定的凌峰脸上,终于露出了欣喜兴奋的笑容。

????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【《与爱同行》翠微签约作品◎09年重点作品推荐◎】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?...??

评论列表: